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uburner's Blog

茅庐书院 Maolu Academ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院主五哭先父  

2008-03-02 20:57:07|  分类: 1 院主宗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公己身事耕,但坚不愿让之再循环于子女之身也。公渴望祖上书香,会重新飘溢在子女门庭。公之科子读书,教子为人,严也。

......

爹,您千辛万苦为子女创造学习环境,并严格要求儿女们真正学到知识。您在我们学习上的奖罚政策,即使是在传统的中国教育体系中,恐怕也是鲜有的。好象我们从没有考到令您满意的时候。“满分,”在您那里仅只是“达到了标准。”“奖,”我们是从来没有奢求过的,您限于拮据的经济,好象也从没有过这方面的考虑。但是,您的“罚”可是令儿女们提心吊胆:“每门课以满分(一百分)为基准,少一分,屁股上就得挨一鞋底。”每门功课单独算帐。那是妈做的布鞋,麻线纳的底,打在身上可是实实在在。要考满分,十分不易。但您并不怎么认为“班级第一”可视为“代满分”:小学生们都不学习时,那样的“第一”也不中!不过,后来当您知道学生们都开始懂得什么叫“学习”并为之努力以后,只要获得“第一,”您也就不再责罚了。爹,您这一措施的影响,一直到现在还潜存在儿子的争胜意识中;而且,它好象也影响到了您孙女的竞争意识,尽管我对她从没有宣布并实行过此类责罚政策。她之所以如此,当是您的余威所致。

爹,在我的记忆中,除了责打我小时候不小心碰断家中的那杆秤以外,您对儿子所有的体罚都是因为学习,都是为了让儿子能够多学知识、求上进,能够谋求到一个较好的前途。懂事之后,我就非常感激您的这种严厉。清楚地记得那一年,1979年,我考上了大学,您不胜之喜。然而,当我接到通知书后,并不再“志愿”老师们帮我报的“志愿”了,不想到“农学院”去学习,声称“不去上了。”为此,您以责打惩戒。那是您责罚我的最后一次。

您在要求我们把文化知识学好的同时,所提出的另一与学习有关的要求是要尊师。我受到的最严厉的一次教育,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。那一次,我们父子二人从沟口沿下川西大路回家。在现在闫胜利先生家门前的交叉路口,我们见到了宋道儒老师。由于害羞,也由于怕老师(那时宋老师还没有直接教我,我只是认识他),远远看到他,我就倏地溜进了两路之间的溪沟。等到和宋老师说完话,您的脸色和批评言词让我害怕极了。通过您的斥责,我才开始明白,不和老师说话是不礼貌的,是不尊重老师的表现,我原来仅把老师放在心头尊重是不全面的。爹,儿子之所以在成人以后特别注意尊重师长,与您那一次的教育及您的其它言传身教密不可分。

与读书学习并行,您要求子女的另一重要方面,是为人要行正立直,不偷不摸,不爱别人和公家的一丝一毫财物。您告诉我们不怕穷,只要好好读书、肯干,就会有好日子过;就怕为人不正,偷摸拐骗,不务正业。您给我们举了很多反面例子,其中也有我们祖上被其父所鞭没的那一位。爹,您可知道儿子们为什么都能够遵照您的这一吩咐?那是您和妈妈的身体力行,是您的“科子”的严厉!现在,儿子们可以告慰您的是,虽然我们地位不高,而且并不十分富有,但我们没有给您丢脸,我们都是社会中堂堂正正的人!

爹,您安息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壬午孟夏十九日 公“一七”忌日於奥本

回页首

HOME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